• 我公司独家代理德国CANDOR Bioscience产品——LowCross-Buffer介绍
  • 点击数:  发表日期:2012-3-29
  • 德国Candor Bioscience专业生产免疫优化试剂,如阻断剂替代品LowCross-Buffer,辣根过氧化物酶保护液LowCross-HRP和HRP Protector,抗体(蛋白)稳定剂Antibody Stabilizer,封闭液The Blocking Solution,液体板稳定剂Liquid Plate Sealer,脱离缓冲液Stripping Buffer。这些产品销往世界各地的诊断试剂公司,包括罗氏诊断。

    LowCross-Buffer® 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以下因素的干扰:

    • 人抗小鼠抗体(HAMA
    • 类风湿因子(RF
    • 基质效应matrix effects

           干扰经常是由人抗小鼠抗体(HAMA),类风湿因子(RF)以及高含量的胆红素,甘油三酯等引起的。这些干扰不可能完全由HAMA阻断剂处理。HAMA阻断剂只对HAMA有效果。相比之下,LowCross-Buffer® 作为一种实验缓冲液,它能够有效地阻止包括由HAMA引起的大量干扰因素,所以LowCross-Buffer® 可以作为HAMA阻断剂的替代品。LowCross-Buffer® 有助于阻挡免疫分析中微弱或中等的亲和交叉反应所带来的干扰,像一个“亲和门卫”。LowCross-Buffer® 能够最大限度的降低所有的干扰,提高实验的质量和结果的可靠性。全球诊断和制药公司成功地利用LowCross-Buffer® 作为最大限度减少各种干扰因素影响的,低成本高效的解决方法。LowCross-Buffer® 被广泛地应用于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免疫印迹(Western Blotting),蛋白质芯片,免疫组织化学以及侧向层析检测,此外,它在荧光磁珠分析和SPR(表面等离子谐振)分析中也有应用。

    HAMA和类风湿因子有效:
           在CE认证的酶联免疫吸附试验(HAMA-ELISA,medac,德国)中,LowCross-Buffer® 抗HAMA和类风湿因子干扰的效果已经被证实。实验使用商业化的,人源性HAMA和RF阳性样本 (in. vent diagnostic, Germany)进行。使用LowCross-Buffer和未用LowCross-Buffer得到的实验结果如图所示。

    即用型
           LowCross-Buffer® 可用来替代标准的稀释缓冲液或者抗体稀释缓冲液。

    产品规格: 50ml,125ml,500ml,工业用户更提供1L,5L,10L,50L,100L的超值大包装。

     

    图1:LowCross-Buffer® 可以将HAMA和RF阳性样本中的干扰降至实验的背景水平范围内 (<40ng/ml,根据HAMA-ELISA说明书)。


    11

    图2蛋白芯片分析中表面与检测抗体的非特异性结合减少。使用LowCross-Buffer后使信噪比从3,4提高到17,3。(data from N. Dankbar, university of Münster)


    22

    图3:兔血清中CRP 的ELISA实验
    LowCross-Buffer通过去除基质效应来提高实验的灵敏度(carried out by A. Zellmer, CANDOR Bioscience).
    ELISA实验中,用兔血清作为底物,加入给定浓度的CRP(C反应蛋白)做标准曲线。分别用PBS/BSA标准缓冲液和LowCross-Buffer稀释兔血清。包被到ELISA板上,然后加入酶标二抗显色。CRP的一个特性就是可以与许多蛋白结合。LowCross-Buffer可以降低CRP与兔血清的结合,提高酶标二抗与兔血清的结合,从而提高检测结果的灵敏性

     

    33

    图4:Western blotting 检测细胞角蛋白4,5,6(done by Dr. D. Sperling, MACHEREY-NAGEL, Düren).
    这个图比较了用LowCross-Buffer® and TTBS (Tween/Tris-buffered salt solution)检测的差别。LowCross-Buffer® 可以完全阻止非特异性结合。角质蛋白4,5,6 分子量在56 -60 kDa 之间。使用LowCross-Buffer®后该蛋白可以很明显得被检测到。泳道1和1‘的检测来源为肝细胞,泳道2和2‘为HeLa细胞。M为蛋白分子量标记,用品红染色。印迹膜为硝酸纤维素膜。泳道1和2可以清晰的在56 -60 kDa 之间看到特异性条带。在泳道1‘和2‘条带很杂,背景值很高,条带不特异,有杂蛋白的干扰。


    55

    图5:LowCross-Buffer在抗豚鼠IgG的ELISA实验中可以预防假阳性的集合降低假阳性的干扰。
    (done by Dr. C. Specht, PARA Bioscience, Gronau).分别用PBS和LowCross-Buffer稀释抗体,结果如图所示。1-6和7-12是做的两组平行实验。
    A1-12是特异性对照组:与样本相似的抗原包被在孔板中,然后加入特异性一抗,酶标二抗。
    H1-12是空白对照组:稀释液代替样本,然后加入特异性一抗,酶标二抗。


    图6:使用标准缓冲液PBS/BSA/Tween和LowCross-Buffer (Candor Bioscience GmbH, Weissensberg,Germany)的ELISA结果对比.
    用竞争法测一种实验性治疗蛋白药物,这个蛋白药物溶于人血清中,在这两种实验缓冲液中的稀释比例为1:750。FDA规定的药物安全性实验的变异率不能超过15%。

       

    图7: LowCross-Buffer对HAMA活性影响的实验数据
    使用medac GmbH的HAMA-ELISA试剂盒(Wedel, Germany)进行HAMA活性测试。LowCross-Buffer使所有血清样本中的HAMA活性显著降低至40 ng/ml的界限值以下。


    图8: 使用HAMA-ELISA试剂盒中的实验缓冲液(MEDAC,Vir-Dil)和不同规格的LowCross-Buffer测试类风湿血清的交叉结合反应性。交叉反应可能会导致免疫诊断中不正确的结果。LowCross-Buffer的所有规格都可通过交叉反应的亲和力来阻止类风湿因子和实验抗体的不需要的结合。实验抗体和分析物的结合亲和力较高。

       
    图9:侧向层析实验中,血清稀释缓冲液LowCross-Buffer® STRONG(CANDOR Bioscience GmbH, Weißensberg)增加了抗新蝶呤抗体对血清中新蝶呤的敏感性。 这个是实验检测病人血液中抗新蝶呤抗体的灵敏性高低的。这个竞争性的侧向层析实验试剂盒来自8sens.biognostic GmbH, Berlin。减少示踪抗体的量对提高竞争性实验的敏感性是非常重要的。


     

    使用 LowCross-Buffer®《IVD Technology》杂志发表的文章:
    http://www.candor-bioscience.de/en/pdf/download/ivd-technology-march-2009.pdf

    Roche Diagnostics公司使用LowCross-Buffer发表的文章:
    K. Stubenrauch, U. Wessels, U. Essig, R. Vogel and J. Schleypen (2010), Evaluation of a generic immunoassay with drug tolerance to detect immune complexes in serum samples from cynomolgus monkeys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human antibodies.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and Biomedical Analysis,52(2):249-54.

    K. Stubenrauch , U. Wessels, J.T. Regula, H. Kettenberger, J. Schleypen and U. Kohnert (2010), Impact of molecular processing in the hinge region of therapeutic IgG4 antibodies on disposition profiles in cynomolgus monkeys. Drug Metab Dispos. 38(1):84-91.